Michael Macaluso,法学博士,工商管理硕士

国际私募股权,资本市场及企业融资

    马鲁索博士是华尔街知名的证券律师,如今是一家投行机构世联咨询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。马鲁索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全球都高估了美联储加息的影响,美联储会加息,但美国经济能不能加息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美联储加息效应被高估

《华夏时报》:美联储即将加息,全球经济一片哀鸿,美国经济和就业数据一枝独秀,美国经济真的复苏,全球进入加息周期了吗?

   马鲁索:实际上,美国经济复苏并没有那么好,就业数据很多都是统计问题,临时工作和长期不工作没有登记都算在了就业数据里。不过,从一些美联储官员透露的信息看,美联储会加息的,但加息幅度会很小,可能是0.25,加息节奏会很慢。美联储是因为长期失去了加息工具,现在急于要从市场拿回来,其加息其实很勉强,美联储要显示它是一个独立的机构,其实,全球经济情况并不适合加息。

   《华夏时报》:美联储加息除了就业数据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指标是通胀目标,美国存在通胀的问题吗?

   马鲁索:美联储加息恐怕看不到通胀达到目标的情况,现在来看,低通胀会成为一种常态,未来几年全球不会有通货膨胀,现在全球能源进入过剩周期,石油价格都跌破了40美元,当然,与页岩气技术和新能源技术突破有关,这是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带来的红利,包括互联网对传统产业带来的冲击,这些技术进步都压制了通货膨胀的产生,低通胀的周期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技术创新红利的消失。

   《华夏时报》:美联储加息预期让全球资金从新兴市场流出,美元进入升值周期,市场已经相当恐慌,大宗商品、汇率和股市都有剧烈反应,出现流动性危机,最近人民币发生闪电贬值,你怎么看待人民币贬值?

   马鲁索:中国不应该属于新兴市场国家,它应该介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之间,是全球重要的经济体。美联储的加息应该对中国的冲击不大,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可能会有贬值压力,这些国家大量依靠外资发展经济,资金外流的冲击比较大,中国有丰厚的外汇储备基础。

美股超级牛市或正在结束

   《华夏时报》:A股经历第一次有杠杆的牛市,市场大面积跌停失去流动性,政府出手提供流动性,维护市场的交易和定价功能。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也曾经出手救市。您认为,美国政府救市对中国有什么借鉴的经验吗?

   马鲁索:中国股市的情况更像美国1987年股灾,而不是2008年金融危机,美国正是从这次股灾之后开启了将近三十年的牛市,我是比较支持政府救市的,当市场出现失灵时,政府应该救市,但政府救市有后遗症,政府救市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这些问题。

    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美国救市也有很多后遗症,比如,大而不倒,很多金融机构和企业纷纷合并做大规模,然后,搞了大量高风险的投资冒险活动,这些都是很危险的。安然造假倒闭之后,美国修改了法案,对会计制度进行了改革,企业的公允价值都要按照当时资产的交易价格来计算。这又导致新的不合理,市场价格有低谷有高峰,容易带来企业资产负债表大幅度波动,大的金融机构很容易面临破产,雷曼兄弟当时资产就被清零。全球市场的价格极端波动很可能导致新一轮金融危机。

   《华夏时报》:2008年金融危机时,美国政府也面临一个难题,救雷曼兄弟还是不救,救雷曼兄弟的负面效果可能是在救赌徒鼓励冒险,后来,没有救雷曼兄弟,金融危机爆发,如果当时救了雷曼兄弟,今天又会是怎样?

     马鲁索:我是支持救雷曼兄弟的,当时,雷曼兄弟的债务是3000多亿美元,也就是美国财政部要掏这么多钱来救,但是,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比较严重,政府不愿意掏这么多钱。政府已经救了贝尔斯登,金融市场就搞不清楚哪个会救,哪个不救,产生了不确定性的恐慌。结果后来政府花了1万亿美元救市,处理雷曼兄弟的成本也花了3000多亿美元,整个金融危机救助成本是13000多亿美元,如果救助雷曼兄弟,成本要低得多。美国的经验对于中国也是有借鉴意义的,我是支持政府救市的,但政府需要清楚知道后遗症,需要把这种影响尽量降到最低。

   《华夏时报》:美国股市已经持续走牛6年,这和美联储的QE有关系,如今,美联储准备加息,您认为美股牛市还能持续多久?

    马鲁索:中国经济发展可以通过改革和结构调整等很多办法来实现新的增长,因为中国发展空间还很大,而美国经济成为全球最发达经济体的时间已经有100年,新的增长空间几乎很难找到,所以,只能靠QE来刺激经济增长。

    总体上来说,美国经济主要靠创新,当然,我们的技术创新离不开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。实际上,美国的这轮牛市不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产生的,而是从1987年股灾之后,美国就开始进入一个长达近30年的超级牛市,如今,这个超级牛市可能正在走向终结。美联储设定了5年的加息周期,第一次加息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第二次加息的时间频率和幅度。

   《华夏时报》:当初雷曼兄弟倒闭是一场资产负债表危机,市场的剧烈波动可能导致企业的倒闭和破产,把企业资产负债表交给市场波动来决定是否就是合理的定价机制?

   马鲁索:公司资产定价跟随市场波动,大多数情况下,市场是有效的,但有时候市场波动并不是有效的,市场有失灵的时候,资产定价建立在市场波动基础之上是危险的。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,全球各国政府都有意愿联手来监管,但危机之后,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,比较难以取得一致性对全球市场进行监管,监管是有国别的,而企业经营是跨国界、跨领域的,资本市场是全球性的,全球监管跟不上市场的发展也许是金融危机不断产生的原因之一。

相关

标签:全球,高估,美联储,加息,
发表在:观点

访客评论专区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